盘一盘当红网络语言商标

〖2019/8/8 8:30:00时〗 本网提供 【字体:
新闻来源:广州审查协作中心  本网信息整理编辑:紫藤
 
    万物皆可盘

    积极废人

    贤者式单身

    以茶会友

    多行不易必自闭

    地域拖油瓶

    意念回复

    以上这些2019年C位出道的网络词汇可以作为商标注册么?让我们一起来盘一下网络语言商标吧!以下内容可能引起极度舒适。

    网络语言应网络交际的需要而产生,逐渐成为人们网络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商标在实际使用中越是朗朗上口越容易被人们记住,这使得网络语言作为商标申请受到广大申请人的青睐。对于网络语言,在商标审查中会作出怎样的结论?申请人申请前应规避哪些方面的问题?笔者将从以下几个方面简单阐述自己的观点。

    一、对于“网络热词”的审查

    2018年,火箭少女101《卡路里》单曲中,那一句风靡全网的魔性歌词“燃烧我的卡路里”,目前为止,共有20余件“燃烧我的卡路里”作为商标申请,该商标最终以《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2)项“直接表示了商品/服务的功能/内容特点”为由驳回,申请人的心情应该是“自闭了”。

    网络热词作为商标使用,不仅容易被消费者记住,而且因为其新潮而容易博到消费者的眼球,但是这其中会涉及到几点问题:

    第一,因为网络热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传播,短时间内可传遍全网,众申请人争先将网络热词作为商标申请,并且其中多件会涉及到同日申请权利确定的问题,大大降低了申请通过的概率,例如“旅行青蛙”,第25类共有34条申请记录,其中有20件涉及同日申请,初步审定并公告的只有2件。

    第二,一部分网络热词因类似于广告宣传用语,缺乏显著特征而无法作为商标注册,例如“我觉得海星”、“确认过眼神”等词汇。

    第三,少数网络热词会涉及到《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7)项“误认”条款所指情形,从而无法作为商标注册,例如“大猪蹄子”商标使用在“家禽”等商品上,易使消费者对商品实质所属肉的种类产生误认,“真香”使用在“茶”等商品上,使人们对商品品质等特点产生误认。

    二、对于敏感性“网络用词”的审查

    什么是敏感性“网络用词”呢?先举两个例子吧。

    首先是作为2018年的流行词汇“肥宅”、“肥宅快乐水”,因“肥宅”是日本流行文化尤其是二次元文化对于肥胖者通用的讽刺性称呼,用做商标可能会引起肥胖人士对商标内容的极度不适,故完整包含“肥宅”二字的商标也未能敲开准许注册的大门,基本均以容易引起不良影响为由驳回。

    2019年初,“MLGB”商标无效宣告二审判决书维持了该商标原来的无效判决。潘玮柏、李晨经营的潮牌“MLGB”,其品牌含义官方释义为“MY LIFE‘S GETTING BETTER”的缩写,但其含义并没有被广泛流传,而“MLGB”在网络用语上的不良含义却为公众广泛知晓。消费者乍一看见这四个字母,普遍会联想到网路上那一句骂人的话,一旦“MLGB”被注册成为商标,极可能助长社会不良风气,有损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就这样,4年的漫漫无效宣告之路最终在二审落下帷幕。

    敏感性网络用词一般指带有敏感政治倾向(或反执政党倾向)、暴力倾向、不健康色彩、不文明用语的网络用词,在商标审查中,遇到此类词汇,通常使用《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8)项“不良影响”驳回,申请人在申请商标之前,理应提前进行网络检索,查看其商标是否具有不良含义,特别是对于无含义的英文字母组合,在网络聊天中,对于一些敏感性的词语,常常使用拼音的首字母缩写来代替,如若涉及到此类问题的商标建议申请人提前回避。

    谈到这里,不由地想到初到审协时,在面试环节中,评审老师的一个问题“你觉得白富美、高富帅这种网络词汇可以作为商标注册么?”当时自己的回答是浅显的,认为这种词汇作为商标注册,会影响社会的主流价值观,回头翻看“白富美”商标申请案件,发现商标局、商评委以及法院一审判决均认为该商标易产生不良的社会影响而驳回商标的注册申请;而二审判决却有不同的见解,认为该商标并无明显贬低、丑化某种类型女性的含义,难以认定为对我国政治、经济、文化、宗教、民族等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的、负面的影响,而准予初步审定。“白富美”在百度词条中的释义均为褒义,同时也认为该词汇是新时代女性的时尚标杆,网络检索更有“白于品性,富于思维,美在心灵”的正能量释义。这件案例提醒了商标审查员和申请人,商标的含义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产生变化,对于商标是否涉及不良影响的判断应更加灵活,不应一味的墨守成规。

    笔者认为规避了以上几点问题,不涉及到在先权利冲突,其他网络语言基本可以作为商标申请注册,希望市场上出现更多像“锦鲤”、“SKR”等网络语言商标,让市场富有活力,更加多样化,更加繁荣。(盖薪竹)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