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火了 网红地商标频遭外地人抢注

〖2018/5/16 9:04:00时〗 本网提供 【字体:
新闻来源:中华商标杂志  本网信息整理编辑:晨风
 
    “网红重庆”在朋友圈持续刷屏,《千与千寻》现实版洪崖洞、长江索道、穿楼而过的轻轨、天空悬廊奥陶纪、8D魔幻都市观景台……处处人头攒动。重庆市旅发委发布消息称,“五一”小长假三天我市共接待境内外游客1735.75万人次,实现旅游总收入112.48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1.6%、30.5%。

    近日,查询国家商标局发现,火热的旅游市场,也带火了商标注册。洪崖洞、解放碑等网红地名纷纷被商家注册商标,还有不少商家还在争相申请。仅含有“洪崖洞”的商标就达58件。

    现象

    网红地商标纷纷被申请注册

    洪崖洞、李子坝轻轨站、长江索道、鹅岭二厂……2018年,一个个重庆网红景点刷爆朋友圈,这也让“嗅觉”敏锐的商家开始忙碌起来,将触角伸向了商标。

    登录国家商标局查询到,以“洪崖洞”为例,“洪崖洞”、“洪崖洞半山”、“洪崖洞老街”、“洪崖洞吊脚楼”等“洪崖洞”商标多达58件,仅今年提交申请的就达4件。2017年6月以来有37件新的申请记录,这些“洪崖洞”除了被注册在与旅游相关的餐饮、旅馆外,还被注册到牛奶、果酒、白兰地、家用器皿、服装制作、纺织品精加工、肥皂、洗涤用品等类别上。

    因轻轨穿楼而过新晋网红地李子坝,其商标也多达79件,其中仅一件被位于四川广元的商家注册为豆类饮料、植物饮料、啤酒、矿泉水上,其余则被李子坝餐饮、狂草科技公司持有。

    “奥陶纪”的商标申请也多达21件。黄桷坪的涂鸦街也在2008年被重庆一家文化公司注册,随后2016年7月和11月,来自东莞和兰州的文化公司同样以“涂鸦街”为商标提出申请。长江索道也早在2016年8月被重庆市客运索道有限公司申请注册了27件商标。千厮门也有“千厮门”、“千厮门记忆”、“千厮门码头”等7件商标申请记录。

    作为重庆的老牌地标解放碑、朝天门、磁器口的商标更是早已被商家握在手中。其中,含有“磁器口”的商标达179件,仅在“麻花”(30类)上含磁器口的商标就为41件;含有“朝天门”字样的商标更是多达186件,仅第43类“餐饮”领域,含“朝天门”的商标就有34件。

    餐饮旅游类商标最受青睐

    “随着重庆走红网络,这些相关的景点成为商家争相注册的热点,餐饮旅游等类别最受青睐。”重庆西南商标事务所有限公司总经理吴赵龙说,以“朝天门”为例,去年12月中旬,荣昌一个人就申请将“朝天门来福士扬帆”注册到旅馆、酒吧服务类别的商标上。‪去年12月29日‬,渝中区一家企业也提交了“朝天门”的商标申请,申请注册在食用油类别。今年年初,又有个人提交了“朝天门梯坎”、“朝天门巷子”等商标申请,涉及饭店商业管理等。

    一家名为“重庆邦辉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更是在今年4月一口气申请了“洪崖洞火锅”、“洪崖洞洞子火锅”、“朝天门防空洞老火锅”、“朝天门坝坝火锅”、“朝天门大桥火锅”、“解放碑朝天门火锅”、“解放碑打望”等7件商标,而其申请注册的与重庆的知名地点、民俗相关的餐饮类商标多达70件。

    尴尬

    网红地商标频频被外地人抢注

    别看重庆的网红打卡地的商标被越来越多的商家蹭热点,不少“正主”却曾因商标吃大亏。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透露,2006年投资3.5个亿的洪崖洞在即将开门迎客之际,却发现商标“洪崖洞”早在2005年8月已被安徽省一自然人提请注册登记商标,其申请类别是第39类,即旅游运输、商品包装和贮藏、旅行安排等。最终,直到2010年,重庆小天鹅集团总裁何永智不得不花费50000元,从一名职业商标注册人手中买回了“洪崖洞”商标所有权。

    成都一家企业不仅将重庆“小龙坎”注册为火锅商标,还以“小龙坎”是其注册商标为由,要求成都上百家“仿冒的”小龙坎火锅店立即“变脸”。

    古镇“磁器口”不仅被大连一商家注册到货运 旅客运输、船只运输等类别,还被四川省自贡市一商家将其注册到教育、文娱活动、电子出版物类别上。

    重庆商标协会也记载了关于“朝天门”商标侵权的案例。2012年8月起,未经“朝天门”商标持有者重庆的朝天盟公司许可,湖北省武汉市经营者魏某擅自在其所经营的火锅店中使用“朝天门”文字及图形等标识,并对消费者宣称其为朝天盟公司的特许加盟店,其火锅底料及各种调味品均系由朝天盟公司直接供给,系正宗的重庆“朝天门”火锅。协会官网显示,“朝天门”商标一年“打假”案件达到20多件。

    一位业内人士透露,此前被抢注的重庆磁器口古镇等,注册主体遍布全国各地,约有50%的主体不在重庆,涉及旅游、餐饮及相关等服务项目的占8成以上。

    目前,仍有不少重庆网红地并未注册商标,仍然在“裸泳”。

    众多风景名胜商标也被抢注

    事实上,除了网红景点,重庆白帝城、钓鱼城、涞滩、龚滩、走马古镇等国家级的古镇(城)古街,除了县级以上行政区划名称不能注册商标外,其余古镇都已被注册商标。其类别涉及旅游、餐饮及相关等服务项目的超过8成。

    仙女山、缙云山等自然景区中也不乏被外地人抢注商标的案例。“仙女山”就被来自湖北、四川、浙江等省份的企业和个人注册了79件,而餐饮、旅游等相关的类别占7成以上。

    历史遗迹名称也不例外,如重庆古城的“十七门”中临江门、储奇门、通远门地名已被申请注册为商标,主要注册的类别仍然是旅游、餐饮等相关行业。

    《商标法》规定,每一个产品和服务名称可注册为45个类别的商标,任何自然人都可以以景点等名称申请注册商标,抢注这些商标并不违反国家的有关规定,按照申请在先原则,谁先申请,商标就归谁所有。这意味着,如果重庆当地政府和相关部门要对重庆这些历史遗迹、风景名胜等名称进行推广宣传、旅游开发、产品开发,将有可能涉及商标侵权。

    据了解,北碚区静观镇所产腊梅名声远播,该镇农业学会欲将其申请为地理标志,但因“静观”商标被一家公司在先注册,该公司要价50万元转让商标,后经协商以30万元予以回购,最终才获得“静观腊梅”地理标志。

    影响

    商家:商标价值大幅提升

    用好一枚商标,就相当于擦亮了一块金字招牌。

    重庆洪崖洞小天鹅物管公司总经理助理李访表示,洪崖洞具有悠久的历史背景和巴渝文化,五一期间进一步走红,商标价值大幅提升。

    受这波走红影响,最近朋友圈流行发洪崖洞为背景的小视频,然后粘上自己公司、品牌名字打广告。

    洪崖洞的商标早已经过立体保护,它侵犯了全体业主利益、损害重庆形象,已向工商等相关部门举报,下一步将发律师函到制作软件的平台方。

    专家:“网红地”商标是把“双刃剑”

    重庆西南商标事务所有限公司总经理吴赵龙称,使用这些知晓度较广的“网红地”作为商标,相较于竞争对手,其商品获得消费者青睐的可能性更大,节约大笔宣传成本的同时,还有机会获得产品销量的迅速提升。

    同时,通过对这些商标良好的推广运作,通过商家的商品和服务为载体,推广相关地域的知名度和独特文化。不过,使用者良莠不齐,一旦关联的品牌商品出现“黑天鹅”事件,该地域可能会受牵连,降低美誉度。例如,“仙女山”就曾被注册为“兽药”商标。

    “冷门”景点也成香饽饽

    相对于洪崖洞、长江索道、解放碑、磁器口这些热门景点外,重庆绝对还有不少隐藏在城市某个角落的网红景点“潜力股”,或是静谧安逸的北仓,或是岁月沉淀的中山四路,或是烟火气息的鲁祖庙,又或是山形依旧枕寒流的古村落金刚碑……它们讲述着3000余年的巴渝文化,演绎着重庆独特的地理地貌。

    而随着重庆网红景点频频被注册商标,这些“不为人熟知”的景点也兴起了商标注册。

    从商标局查询到,古渝州最偏远的村落金刚碑的商标就多达47件,其中,去年6月一举拿下金刚碑地块开发权的重庆九街城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于2017年8月18日、2018年3月30日共提交了45件商标申请,涉及餐厅、旅游房屋出租等。而河南一家企业于去年󉁳月23日‬,同样以“金刚碑”申请注册自主餐厅、假日野营住宿、咖啡馆等类别的商标。

    史迪威将军故居、飞虎展览馆、佛图关轻轨站、“江畔寻花·咖啡小筑”、二厂……因注册穿楼轻轨的“李子坝”而尝到甜头的重庆狂草科技自然不会放过“三层马路”这样优质潜在网红地,于去年𔆪月15日‬,申请注册了5件“三层马路”商标,将其注册在市场营销、旅行预订、餐厅等类别。

    四川一私人也于2017年2月23日申请“山城步道”的商标,涉及餐厅、饭店商业管理、蜂蜜等类别。

    2017年4月21日,“下浩老街”被重庆一家科技公司注册在餐馆、酒吧服务、宣传画、纸巾、电视播放、茶、佐料(调味品)等7个类别上。此外,含有黄桷垭、青木关、铜罐驿、茄子溪等地名的商标也均有商家提出商标申请,其中不乏外地的申请人。

    不少商标被束之高阁

    尽管有众多商家看好重庆旅游市场,纷纷注册商标“蹭热度”,不过走访市场发现,一些小商家注册商标后,舍不得花钱营销,甚至将商标“束之高阁”。而更多的小商家则认为没上规模,品牌推广投入太大,并不着急注册商标。

    “谁也说不清这个地方将来会不会火,纯粹是‘凑热闹’的心态申请商标。”一位不愿具名的食品加工企业老板称。

    重庆西南商标事务所有限公司总经理吴赵龙表示,除了一些旅游开发公司的保护意识较强,一些关联的餐饮、文旅小商家往往存在重申请轻使用的情况,总是习惯性地先做产品,改良技术,而后再考虑品牌的注册营销,待到企业发展起来准备大展拳脚时却发现自己为他人做了嫁衣。一些企业甚至认为申请了商标也很难维权。

    打造网红景点品牌应先行

    网红城市给重庆旅游发展和产业转型带来了机遇,也带来了挑战。如何借力重庆网红景点,挖掘网红重庆的“潜力股”,分羹市场蛋糕?

    吴赵龙建议,景点在开发前,最好提前进行商标保护布局,尤其是与旅游景点关联度较强的产业,例如:餐饮酒店、食品土特产;首饰、工艺品等领域。

    “如果不提前申请商标保护自己的权利,而遭遇别家注册在先的情况,要么就只能花大价钱买回来,要么不得不改用它名。”吴赵龙称,如果真正的商标权利人夺不回,将面临“冒牌”赶走“正牌”,甚至失去市场的风险。

    例如,“仙女山”的商标就多达79件,然而,和武隆商家有关的仅有11件。

    同时,吴赵龙还表示,对于一些有意跨界经营的商家,仅仅注册单一品类的商标是远远不够的。对走在转型升级“快车道”上的商家最好注册联合商标,进行防御,以避免跨界经营时受阻。与其事后来提商标异议,不如注册商标,提早保护。

    吴赵龙介绍,在商标核准注册后的5年之内,权利人可提出无效宣告,请求商评委撤销其注册商标。若使用商标达到驰名程度,即使其商标注册达到5年,权利人仍可主张抢注驰名商标为由,撤销其它的注册商标。

    “但是,虽说一些驰名商标可在一定程度上享受跨类别保护,但这往往会受其知名度、商标的显著性影响,在保护程度上打折扣。”吴赵龙称,商标权利人平时还应注意保留收集和品牌相关的荣誉、新闻报道等材料,一旦发现抢注,以便有效维权。权利人可在商标公告期提出异议,阻止其注册。

    品牌价值离不开商业运作

    商标傍上网红景点,成功注册后,是否就意味着财源滚滚?

    “傍网红景点商标并非能旱涝保收。”吴赵龙说,网红景点的品牌商品,的确能带来较高的人气,但是否能持续关键还在产品/服务的质量和企业的经营能力,所有知名品牌的基础都是优质的产品质量,产品不行,再好的品牌也难以持续繁荣。同时,现阶段对比的方式也较多,消费者购买产品不再只看品牌,还会对比产品的消费者口碑等多个要素。

    “锻造‘金字招牌’,最基础的手段是提升产品质量,抛开质量谈品牌,口号再响亮,都是无本之木。”吴赵龙表示。

    重庆工商大学MBA教授姜维称,应将品牌当作资本一样进行运作。除了打好主产品根基、保证产品质量外,最关键的是根据市场变化,根据消费者需求的变化经营品牌,让品牌保持适度向上的曝光率。同时,品牌形象塑造和传播上要有途径,销售渠道和终端要和品牌风格相匹配。 (严薇)
 
返回